排列5历史询号码|排列5历史号码有没有一样的
  •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網絡集成:400-899-0899

    軟件支持:400-8877-991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餃子正式成為Emoji:聽設計師講講背后的故事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04-11

    你知道嗎?Emoji大家庭又將迎來四位新成員。巧的是,你應該對它們很熟悉:

    沒錯: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在手機的Emoji輸入法里,找到“餃子”、“筷子”、“幸運餅干”和“中餐便當盒”了!

    為了這四款emoji,“萬國碼組織”(Unicode Consortium)進行了長時間的討論、審核與投票,最終才達成這個結果。這應該是除了國旗、龍、熊貓和麻將牌之外,第一次有具有明顯中華特色,與中餐文化密切相關的emoji正式入圍。

    全世界的餃子和中餐外賣愛好者此刻都在歡呼雀躍,但沒有人比這些emoji的設計者更開心。她就是陸怡穎,一位硅谷、悉尼和上海三地共同制造的華人女生。

    2015年,已經在悉尼有了穩定生活的陸怡穎,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之一:去硅谷。

    住在舊金山的好朋友珍妮佛·李(Jennifer 8 Lee)得到了這個消息,立刻邀請陸怡穎來家里參加包餃子派對。“珍妮特別喜歡emoji,于是我就想用Emoji來回復她,”然而陸怡穎把手中iPhone的Emoji列表翻了個遍,也沒找到餃子。

    在任何一款手機輸入法或軟件里,都能輕易找到代表笑臉、蘋果、汽車、電話等不同物體的emoji,根據系統不同,數量少則幾十,多則幾百。根據統計,在目前最新的通用計算機文字支持系統里一共有超過1,850個emoji。

    在珍妮佛·李去年創立的Emojicon大會上,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emoji。圖/紐約時報

    于是,陸怡穎拿起電腦自己制作了一張餃子的表情,發給了珍妮佛·李。

    她跟珍妮佛·李一拍即合,決定啟動這項“把餃子送進Emoji大家庭”的偉大事業……二人的分工其實也特別簡單:”珍妮佛·李在《紐約時報》做記者的時候就對Emoji有很深的研究了,自稱為“Emoji激進分子的她,決定負責所有的行政工作。在此之前,陸怡穎對一款emoji的由來,中間究竟經歷了什么并不清楚,“反正我只管做設計就行了!”陸怡穎告訴我。

    其實,所有的emoji,對于計算機來說都是一段代碼,而代碼與emoji之間的對應關系,和代碼與文字之間的對應關系一樣,是由萬國碼組織 (Unicode Consortium)來決定的。這是一家非盈利組織,其成員主要來自負責Unicode技術的早期團隊、做出過貢獻的科技公司(Google、FB、微軟、華為等),以及任何愿意支付一定費用加入組織的人。萬國碼組織沒有固定辦公地址,開會也主要在線上通過郵件組、Google Hangout進行討論。

    陸怡穎一打聽后發現,想要提交新的emoji申請,其實并不難,但如果一個emoji真的想要通過,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一方面需要大量的時間精力,意味著申請人需要提供詳細的設計稿件,和萬國碼組織的核心投票成員進行細致的溝通,當面宣講,進行后續修改,最后的用時往往長達一年半、兩年之久。

    另一方面,不花錢也是成不了事的,因為該組織規定至少支付2,500美元才能提交新emoji,而想要成為投票成員,每年需要支付18,000美元……而那年的投票成員只有11人,每一票都很關鍵,這錢不能不花。

    為了籌集這筆錢,陸怡穎、珍妮佛·李以及她們線下和線上的一眾好朋友,成立了“Emojination”組織,在眾籌網站Kickstarter上設立了頁面介紹這四款emoji。她們本來只想試著先籌一點錢,夠提交就行——結果穩穩地超募了……到募資結束時,Emojination一共從318名支持者的腰包里籌得了12,478美元。

    萬國碼組織就回復她,“你這個餃子未免有點太可愛了吧!”(其實在所有描述物體的emoji當中,除了便便上有個笑臉,其他都沒有表情。)

    還能咋辦,改唄!于是去掉表情就有了第二版:

    不過同一天到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好消息——筷子、幸運餅干和中餐便當盒也入圍了,不過還沒有決定誰來操刀。萬國碼組織告訴陸怡穎:要不你就一起設計了吧?

    當時陸怡穎正在阿聯酋出差,聽到這個消息別提有多高興了,在大巴車上,她立刻打開電腦,繪制出四款emoji的初審稿。經過了多輪討論,雖然還未開始投票,好在萬國碼組織已經對這四款emoji的通過達成了共識。接下來修改的意見接踵而至:大部分食物emoji都是“斜著”的,有一個立體的、透視的效果。陸怡穎馬上跑到公司旁邊的中餐館點上幾份餃子,作為參考,修改設計:

    第一次拿給萬國碼組織進行演示的稿件,注意和最終稿件之間的細微差別,比如筷子的擺放方式和顏色。

    2015年8月,陸怡穎帶著修改好的稿件,造訪了圣何塞的IBM總部。在大樓的一個小會議室里,萬國碼組織的季度會正在召開,正是在這里,陸怡穎第一次親眼見到那些幾十年來決定著計算機如何編譯和顯示文字,也掌管著Emoji生殺大權的人們。“投票成員大部分都是白人大叔和老爺爺,只有一位女性(來自華為)。現場一位Facebook來的非投票成員,帶了他的女朋友,說這次是專程來見我的,讓我特別開心,也受寵若驚。”陸怡穎說,她想通過餃子、筷子、幸運餅干和中餐便當盒讓Emoji大家庭“多元化”,而在這次會議上認識的人,也讓她加深了對Emoji、對萬國碼組織更多元化的信心。

    有趣的是,在IBM的那次會議上,一位投票成員把陸怡穎的初稿發到了自己的Twitter里,立刻引發了全球討論。

    一位曾在臺灣工作的網友回復,初稿中交叉起來的筷子“不太吉利”,對于長輩可能會有所冒犯。陸怡穎立刻做出了修改,并發到了Twitter上。最后,這四款emoji終于確定了各自的模樣:

    這件事給了我的感觸很深。其實在進食這件事上,你會發現很多食物在流傳中都演變出了更有趣的形態,有了新的名字。比如我們都吃過旺旺仙貝,但有多少人知道,其實‘仙貝’這個舶來的翻譯,正是日語里‘煎餅’的音譯呢?

    陸怡穎說的有道理,沒準仙貝和中國南北的煎餅,幾百年前是同門師兄弟也說不定。在這方面,餃子可能是最好的例子。在意大利有Ravioli,在韓國有??(Mandoo),在日本有ぎょうざ(Gyoza),在尼泊爾有??(Momo),統計下來,在全世界可能有十多種名字不盡相同,但都和我們熟悉的餃子形態相似的食物。

    中餐便當盒的故事也很適合用來講這個道理。這種外帶紙盒被絕大部分中餐館采用,在設計上毫無疑問參考了日本折紙(origami)藝術,但卻是地地道道的美國產物。它最早的被用來裝可食用的生牡蠣,因為折紙的設計能夠保住湯汁不漏出來,后來也被中餐館大量采用。至于筷子這種餐具,也已經很國際化了,在硅谷,你可以輕易地在一家中餐、日料或者韓餐館里找到熟練使用筷子的本地人。

    幸運餅干(fortune cookie)更是如此。它是一種類似于貝殼狀的酥脆甜餅干,里面夾著一張寫有吉祥話的小紙條,因此得名。珍妮佛·李在《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中指出,全世界每年生產30億個幸運餅干,但幾乎全部是在美國生產的。無論在美國、英國、墨西哥、意大利還是法國,幸運餅干幾乎成為了所有中餐館在客人飯后結賬時必須提供的零點——在中國卻沒人吃它。后來有研究者發現,幸運餅干的真正源頭可能是日本,但因為日本移民開設的美式中餐館曾在美國歷史上格外流行,以至于中國移民開的糕餅廠和中餐館也開始熱衷于制作和消費幸運餅干,它才跟中國發生了如此之深的關聯,以至于有人以為它來自中國。

    正是這些一不小心就讓人“沒想到”的趣聞軼事,才體現出多元文化融合的獨特魅力所在。如果有人說餃子和筷子是中國的,在陸怡穎看來,它們更應該是世界的。

    十多年前,陸怡穎就已經在澳大利亞開始了自己的留學生涯,先后就讀于新南威爾士大學和悉尼科技大學,并參加了英國倫敦中央圣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的交換生項目。在悉尼和倫敦兩地之間奔波,使她結交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那時Facebook已經開始在全世界流行,陸怡穎經常在網站上收到遠隔重洋的聚會邀請,不能參加的人可以在活動頁面的評論區留下信息以示抱歉。陸怡穎覺得文字不夠生動,為什么不用圖片來表達呢?

    于是,她從澳大利亞的新南威爾士州借來了“wales”的諧音,繪制了一幅“Lifting a Dreamer”。主角是一條身形巨大的白鯨,被幾只小鳥用線帶著翱翔天空。這幅畫作的意義是“我的祝福和鯨魚一樣重”。

    2007年一次偶然的機會,當時剛創立沒多久的Twitter找到并愛上了這幅作品,于是跟陸怡穎簽訂了使用這張圖片的協議:當Twitter服務器過載出現故障而“宕機”時,就會顯示這幅作品。2008年,Twitter用戶尼克·卡蘭托提議將這條鯨魚命名為“Failwhale”。

    Failwhale在全世界激發了大量的二次創作,數量多到陸怡穎自己也數不清:

    在紐約,人們甚至用Failwhale為靈感,設計了淡色艾爾啤酒和雞尾酒:

    更有趣的是,從Failwhale開始,當網站維護或宕機時顯示一張精心設計的“失敗頁面”的做法,開始在硅谷流行。現在?如果你的網站還在顯示502 Bad Gateway,那你的產品一定土到掉渣,恐怕沒人會用了……

    跟當紅炸子雞科技公司Twitter發生關聯,為陸怡穎帶來了巨大的關注,也使她在2008年獲得了美國社交網絡行業最受關注獎項之一的The Shorty Awards。到紐約領完獎,制定回程計劃時,陸怡穎突發奇想決定去硅谷轉一圈。她發現,因為那條鯨魚,整個硅谷都跟她成為了朋友。當時整個美國都處在金融危機最糟糕的時候,她在Twitter的聯系人想了一個絕妙的點子:把歡迎她的派對命名為FAILparty,還做了這樣一個蛋糕……

    派對中每一個人的歡樂程度讓人難以想象,這場危機使他們的公司無法上市,融資破裂,讓每一個人都徘徊在傾家蕩產的邊緣……也正是那次派對,讓陸怡穎愛上了硅谷,“這里讓我感覺充滿了能量。”

    之后的幾年間,陸怡穎給上海迪士尼世界、柯南秀、百事公司、微軟、索尼、Expedia、西南偏南大會、500 Startups等多家公司、機構和孵化器擔任過設計顧問。如果你見過下面這套融入到藝術作品中的二維碼,它們也是陸怡穎備受好評的作品之一。

    因為經常親自操刀制作宣傳材料、Logo和字體,她被媒體和周圍的朋友形象地稱為“one-woman marketing machine”。2015年,陸怡穎決定搬來舊金山,接受500 Startups的邀請擔任其創意總監。這下,在硅谷最受歡迎的設計師,終于真的來到硅谷了。

    在硅谷,陸怡穎讓500 Startups的路演會變成了獨樹一格,備受追捧的派對。

    和餃子、筷子、幸運餅干以及中餐便當盒一樣,陸怡穎的故事,其實是一個全球化的故事。在上海出生,在悉尼留學,在硅谷小小出名后,陸怡穎已經成了全球化的最佳代言人。餃子、筷子、幸運餅干和中餐便當盒已經成為獨特的全球文化現象——即便如此,它們還是沒有自己的emoji。“改變的時刻就是現在,”Emojination的籌款頁面上如是寫道。接下來,就有了本文的故事。

    好消息在2016年2月傳來:萬國碼組織正式確定,四款emoji將隨Unicode 10.0版本在今年推出。根據Unicode 10.0的發布計劃,四款emoji的正式上線時間將會是是今年6月。

    Failwhale之后,時隔10年,陸怡穎的創意再一次被世界上最知名、最有地位的機構所接受。透過科技和互聯網的力量,誕生于她筆下的四個惟妙惟肖的形象,已經準備好進入全球數以億計數字公民的手機當中。

    著名設計師施德明(Stefan Sagmeister)認為,好的設計應該感動人心。對于陸怡穎來說,如果自己的設計能碰到人們的指尖,她就已經很開心了。

    ?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排列5历史询号码 股票推荐排名 黄色片电影qvod 股票涨跌谁控制 创业板股票一览表 佐佐木希作品封面番号 北京11选5 河北20选5 大同煤业股票行情 炒股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二宫亚希五码番号 11选5 山西十一选五 杭州理财平台招商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招商 腾讯炒股大赛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